排球

绝代玄尊 第371章 飞盗寨

2019-10-13 00:07:1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绝代玄尊 第371章 飞盗寨

上一章:第370章九重天下一章:第372章老狐狸

这个不知道轻重缓急的家伙!有吃的有喝的,他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,毫无顾忌,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!

他还没有跟其余十三人形成默契,所以听不懂其他人的暗语,而且众人也无法明确的通知他,以这家伙的鲁莽,估计只要听説茶里有蒙汗药,直接就要掀桌子杀人了!

虽然面对的只是一对老夫妇,可是自从进入这个寨子,众人就感觉到了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们,头dǐng上像是有一把悬而未坠的巨石,不知道何时就会落下来!

篱笆墙外,不时走过三三两两的汉子,穿着打扮虽然是乡民,肩上扛着的,也是锄头铁锹,可是双眼和神态之间,却掩住不住彪悍的气势,很明显,他们并不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!

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?对他们这些过路人,又有什么样的企图?

“汪汪汪!”一条凶狠的狼狗从一户人家追出来,把众人都吓了一跳,而在狼狗前面五六丈的地方,竟然是一个浑身上下只穿着一跳破裤子,连鞋子都没有的七八岁男孩!

那男孩非常瘦xiǎo,浑身伤痕累累,一脸的惊恐神色,大哭着向篱笆院冲来,嘴里大喊着:“赛公公,赛婆婆,救命啊!救我!”

后面的狼狗非常健壮,甚至比这孩童还要高大,眨眼就蹿了上来,对着男孩的后颈就是狠狠一口!

“啊!”众人一下子站了起来,战神已经忍不住要出手,妇人却一脸无奈的模样,叹息着对众人説:“何三巴又在教训孩子了!每次都不知轻重的对待孩子,也不让别人插手,真是看着生气,干脆不管!”

众人一听,也不知道该不该出去了,毕竟是人家的家事,实在是不便插手!

可是门外那孩子的惨叫声却透过篱笆传来,战神一个闪身站到门口,却见那孩子已经被狼狗扑倒,双手抱住了头,胳膊和后背上已经被撕咬的皮肉绽开,鲜血洒满了他整个身子!

“他娘的,这果真是亲生的孩子吗?就算再顽劣,也不是这般作死的教训!”战神受不了了,一步踏出门外,飞起一脚,将那恶犬踢飞数丈,掉落地上是,脑袋都开了花!

旁边看热闹的人倏然一惊,想不到这个家伙竟然有如此猛烈的腿法,一时也不敢围拢上来。huahua’

战神也没功夫搭理他们,抱起浑身是血的孩童,见他身上已经被恶犬撕咬的惨不忍睹,不敢怠慢,冲进了赛元宝的xiǎo院!

“神医,救人啊!快看看这个孩子!”战神抱着孩童站在了门口,众人都围拢过来,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xiǎo男孩那可怜的模样,一个个都气愤填膺的痛骂着,女孩子们更是流下了心疼的泪水。

赛元宝从房间里走出来,跟妇人交换了一下眼神,从战神的手中接过孩子,叹息了一声説:“又是何三巴那个家伙,每次都把孩子伤城这个样子!行了,孩子交给我吧!里面的病人也上了药了,应该是中了毒,我已经为她敷上了药

,休息几天就好了!”

xiǎo宝diǎndiǎn头,先不管这赛元宝是好是坏,单凭他能看出蓝月儿的昏迷不是刀剑所伤而是因为中了毒,就能证明他这个赛元宝的外号倒也不是浪得虚名,还真的是有几分本事。

战神把孩童交给他,嘴里骂了一句:“那个何三巴真是猪肉不如,哪有人这样虐待自己孩子的!真想教训教训他!”

冷光可是一个听到打架就兴奋的角儿,把茶壶往旁边石几上一放,站起来对着战神説:“想就去啊,我陪你去!怎么还…”话未説完,人已经摇摇欲晃,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。

柏伦站着他问:“光头,你怎么了?”

冷光晃了晃脑袋,眼神有些朦胧的説:“没事,就是有些困乏!我先眯一会,起来再帮你打过…”説着一屁股又坐了下去,躺在了地上呼呼大睡!

“你不是刚…”柏伦也晃了晃脑袋,揉着眼睛看着众人説:“奇怪了,我也好困…”扑通一声倒地,也沉沉睡去!

这一会的功夫,众人都相继倒在了地上,妇人冷笑着一个个的检查了一番,对着房子里的赛元宝大喊:“老头子,全倒了!出来吧!”

赛元宝在里面哼了一声説:“等一会,这孩子既然送到我这来了,总算是他的造化,我先给他上了药再説!”

妇人掏出一个算盘,快速的拨动了几下,嘴里不停地説着:“上个月三次,这个月四次,何三巴一共欠了我们一两四钱银子!”

“老规矩,二两银子一结,铁算盘,咱们这么多年的老主顾了,你还怕我亏了你不成?”从门外走进来一个敞胸露怀的壮汉,胸前一片乌黑的护胸毛,看着就是一副彪悍的气势,活像一个屠夫!

妇人冷眼看着他,不屑的説:“何三巴,我可能你是越来越急了!这才是月中,这孩子已经伤了四次,这样下去,过不了几个月,他就被你活活给玩死了!”

何三巴嘿嘿笑着説:“我这不是着急嘛!大当家的最近脾气大的很,催着要新血,我连着送去六个了,连第一关都过不了,全死了,我这两个月要是再没送货,大当家的肯定要罚我了!对了,刚才踢死我花虎的那个xiǎo子呢?老子特么宰了他,给我花虎偿命!马拉巴子的,在咱们飞盗寨,还有人这么嚣张?”

“别忘了我这的规矩!”铁算盘脸一沉,对何三巴説:“出了这个门,随便你们,在我这院里,谁都别想动我的羊!”

何三巴陪着笑脸説:“老嫂子,羊我是不会动的,可那些披着羊的狼就分我一条吧!你也知道,花虎可是我的命,现在被那xiǎo子踢死了,总不能白死不是?我也不过分,哪条腿腿的,就剁哪条!您放心,我绝不在这里动手!来啊,把这xiǎo子给我拖出去!”

“谁敢动他们一根汗毛,我就叫你们惨叫不了下个月的分羊大会!”妇人冷哼一声,算盘一收,别到了后腰上,冷冷看着何三巴。(hua广告)

何三巴脸色变得十分难看,牙槽咬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,瞪着眼睛对妇人説:“铁算盘,你的意思是,我的花虎就这么白死了?”

赛元宝从无力走出来,双手上满是鲜血,原本看起来慈眉善目的模样,心在开起来竟然有些狰狞,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何三巴,哼了一声,慢慢的在院子里蹲下来翻腾着草药,头也不回的对他説:“你想带谁走?去吧!”

何三巴看着因为他翻腾草药而飘散的花粉,脸色变了,像是遇到了毒蝎子一样,连忙往旁边闪了一下,似乎在生怕那些花粉会飘到他的身上,结结巴巴的説:“我也不是非要带走他…开玩笑,谁敢破坏神医的规矩啊,我就是开个玩笑!走了,赶紧走了,别打扰神医给xiǎo狗子治病!”

三个人狼狈的蹿出门外,一直跑远,赶紧拍打着身上的衣服,看着确实没有沾染上那些花粉,才松了一口气。何三巴咬牙切齿的看着身后的篱笆墙,低声説:“早晚有一天,老子非烧了他们的狗窝不可!”

“老头子,这些人怎么办?”妇人拿来一个香炉,接过赛元宝递过来的一把草药,跑到旁边灶房,将其diǎn燃,然后放在香炉里面,一股白色的烟很快就在院子里飘散。

赛元宝站起身,越过地上的人,走到了石几旁边,坐在了石凳上,嘴里嘿嘿笑着説:“咱们是贼,不是寇,所以偷diǎn钱财就算了,可不要整出人命!”

妇人桀桀笑着説:“他们可都是从漠寰过来的商人,身上肯定有很多油水!我先搜搜看,要是有珠宝,咱们就发达了!”

“等一会,不用急!”赛元宝悠哉悠哉的抽着旱烟对她説:“光凭那diǎn半日香是无法把这些精明似鬼的家伙放倒的!刚才你没见他们一个个红光满面,气息悠长的样子吗?是在装晕,骗我们两个呢!”

众人心中一震,没想到自己的这些伪装,还是没能骗的了那这一对鬼夫妇!一个个刚想起来,却感觉头疼欲裂,浑身一diǎn力气都没有了!

赛元宝哈哈大笑着抽了一口烟,对众人説:“别慌,这是夹桃烟,属于毒烟!只要能在十二个时辰之内吃了解药,你们就不会有事!我们是图财,不是为了要你们的性命!至于你们从哪里来,为什么要易容,又想去哪里,都与我无关!”

众人心中更是惊惧,这个老狐狸,居然什么都被他看破了!想不到他表面上是个受人敬仰的神医,其实竟然是个蟊贼!真是人不可貌相啊!

妇人蹲下了身子,一个人一个人的摸索着,嘴里笑着説:“落在咱们的手里,总算比落在山上那帮人手里强得多!负责那几个孩子也保不住了!有咱们两个老家伙作保,你们虽然丢了钱财,却也是破财消灾,至少能留着一条命下山…啊!”

铁算盘突然惊叫一声,胳膊被人家死死捏住,整张脸也变得煞白一片!

xiǎo宝微微笑着坐起来,一手抓住妇人的脉门对她説:“我喜欢被女孩子摸,但是不喜欢被老人家摸,会起鸡皮疙瘩的!”

铁算盘咧嘴一笑,看着xiǎo宝説:“婆婆我三十年前,那也是一个美人,你就知足了吧!”説着一个翻腕,抽出右手,身体往后一退,已经回到了老头的身边,看不出,她竟然还是武卫高手!

可是她刚站定,话还没説完,原先的地方已经没有了人,而xiǎo宝依然站在她的身边,手指依然扣着她的脉门!

看完记得:方便下次看,或者。

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评价如何
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是医保单位吗
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网友评价
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是医保医院吗
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的全部评价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