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雪

傲世神尊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与我一决生死

2020-01-15 15:48:11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傲世神尊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与我一决生死

“排位战第十四场,请抽到十四号签的两个选手上台!”

随着裁判的话音落下,两道身影缓缓的从候场区站起。而就在这二人站起的一刹那,全场所有的观众都在瞬间安静的下来,偌大的赛场,落针可闻。这一刻,几乎所有人的眼中都刻着两个字――兴奋。因为,这站起身的两个人正是本届“天下会武”中最引人注目八大顶级天才之二,封逆和风无忧。

这是本届“天下会武”开始以来的第一次顶级天才之间的对决。二人当中,一个是一早便被众人公认的冠军热门人选之一,一个是屡屡让人瞠目结舌的新晋黑马,如果说风无忧是一条翱翔九天的真龙,世人皆知,那么封逆则是一条潜伏在深渊中的隐龙,不到关键时刻,谁也不知道他能爆发出多大的潜能。

潜龙出渊,是震惊天下,还是折戟沉沙,这一点没人敢轻下定论,还需要进一步印证,但无论如何,以二人的实力再加上大秦和大风两国之间的关系,这一战绝对会是开赛以来最为精彩,最为激烈的一场战斗。

“终于对上你了!”

擂台上,风无忧轻轻的捋了捋鬓角的长发,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冷笑。

“是的,终于对了上了!”封逆漠然的看着他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“对上我,是你幸运,也是你的不幸!”

风无忧声音再次响起,很轻,很小,不用吐气扬声,却字字清晰地在封逆的耳鼓作响,仿佛就是在耳边呢喃一样:“幸运的是,年轻一辈有资格跟我一战的人不多,能够以对手的身份跟我在擂台上一决胜负,这是你的幸运,而不幸的是,正因为你对上了我,所以这一届‘天下会武’你也就只能止步在排位战的第一轮了。”

“是吗?正巧这也是我想对你说!”封逆的脸上依然淡漠无情。他很清楚风无忧这话目的无非是想动摇他的心境罢了,可惜,这种小伎俩对他毫无意义。

“好!”风无忧眉角一挑,眼中闪过一丝厉色:“既如此,那我等也无需再废话,手下见真章吧!”

“等等!”

就在风无忧正欲动手之际,封逆忽然开口道:“在动手之前,你我还要完成一个事先的约定!”

“约定?什么意思?”风无忧轻轻的皱了皱。

“看来,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!”

封逆淡淡的扫了他一眼:“不日之前,你我二人原本要进行一场生死战,但因时机不对,故而暂时作罢,当时我二人都说过一句话,等你我二人擂台相遇之时,再来一决生死,而现在便正是该履行诺言的时候了,这一战……你我不死不休!”

此言一出,全场震惊。

“嘶~不会吧,不死不休?生死战?”

“那日在交流会上,封逆的确是向风无忧提出过生死战,当时我还以为封逆是明知斗不起来而故意哗众取宠,没想到他居然真是想跟风无忧一决生死,这太不思议了……”

“这封逆好大的自信,难道他就这么有把握能胜过风无忧?”

“不枉费我等了这么久,终于等到一场好戏,却不知风无忧会如何应对?”

“这还用说吗?以风无忧的身份和傲气,他怎么可能示弱?”

……

震惊的不止是场外观众,身为当事人的风无忧此时也是被封逆这话震得呆立当场。显然,就像很多人想得那样,他也没有料到封逆真有胆子跟他来一场不死不休的对决。

不过,在短暂的惊愕过后,他又立马转惊为喜。

由于大秦和大风两国的宿敌关系,他本来就对封逆有着杀心,尤其是在封逆曝露出顶级天才实力后,他内心的杀机就更是一发不可收拾。可偏偏碍于封逆顶级天才的实力,他又不可能在擂台战的规则限制下干掉封逆,这让他很是郁闷。而现在,封逆居然自动提出了生死战,这简直就是正中他下怀,再好也不过。

尽管他完全不清楚封逆为什么会做出这种愚蠢的举动,也压根不知道封逆哪来这么大自信,但对此,他并不关心,因为他对自己更有信心。

“好,我就喜欢你这种有‘胆色’的人,生死战么?我成全你!”

冷笑着看了封你一眼,风无忧转过头去,将目光落到场外的裁判身上,开口道:“我们的话你也听到了,这一战,我们双方都希望能稍稍变动一下规则,从普通的擂台战改为不死不休的生死战!”

毕竟是年轻一辈十年一度的最大赛事,自然不可能任凭他们两个就随意更改比赛的规则,哪怕是一场都不行,这需要经过裁判,亦或者说某些人物的首肯才可以。

“这……”

听到风无忧这话,裁判有些迟疑。临时变动比赛规则,这还是“天下会武”自第一届举办以来首次发生的意外状况,他虽然是裁判,但一时之间也不敢轻易决断。犹豫了片刻之后,只得将眼神投向贵宾看台上的秋水宗内门长老刘广德。

而这刘广德也是聪明之人,他知道,如果他同意更改规则,让封逆和风无忧二人来一场不死不休的生死战,那么,不管二人谁胜谁负,大秦帝国和大风帝国肯定都多少会迁怒于他们秋水宗,尤其是那风无忧还是大风帝国的皇子,这样的烫手山芋,他当然不会接。于是乎,顺理成章的将问题直接抛给了在座的荒神侯和真武侯。你们两个帝国之间的事,你们自己解决,结果跟我们秋水宗无关。

“我没意见!”

第一时间,真武侯十分爽快的表达的他了态度。这样的局面正是他所想要的,如果封逆死在了风无忧手上,他了了一桩心事,如果风无忧死在了封逆手上,这对大秦帝国绝对是一件好事,总之,不管双方谁生谁死,他都乐意见到,如此,何乐而不为?

不同于真武侯的“豪爽”,荒神侯却是有些举棋不定。倘若这个生死战是风无忧提出,他绝对二话不说,举双手双脚赞同,可问题是,这个生死战是由封逆先提出,这当中就有些耐人寻味了。谁也不是傻子,不可能明知必死,还做出这种送死的行为,封逆既然敢提出生死战,就说明对方肯定有着一定的仰仗。他不得不细细斟酌。

正所谓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风无忧不仅是大风帝国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,更是当今大风帝国皇帝最为看重的七皇子,万一要出了什么闪失,他可担不起这个。

“你们大风帝国的人不是向来以勇武自居么?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墨迹这么久,莫非是怕了?”见荒神侯久久不语,真武侯暗含讽刺的飘来一句。

“哼!”

荒神侯面色一沉,冷笑道:“真武侯,你用不着激将我,我告诉你,我们大风帝国的人从不畏惧挑战,更不畏惧生死,区区一场生死战而已,来便是,我倒要看看这个封逆有什么本事能够击败七皇子殿下。”

事实上,在风无忧同意生死战的那一刻开始,荒神侯就没有了太多选择的余地,不管是因为风无忧的面子,还是整个大风帝国的颜面,他都无法提出反对意见,哪怕再担心风无忧安危,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同意。当然,最重要的一点是,他心中对风无忧的实力还是有着相当的信心的,否则,若明知风无忧不是封逆的对手,那他绝对不会答应。

见双方正主都没意见,裁判立马吃了一颗定心丸,旋即,大声宣布,双方这一场战斗改为生死战。

“现在可以开始了么?”

风无忧嘴角微翘,一抹毫不掩饰的冰冷杀机从眼中一闪而过。

“当然!”

封逆同样也是咧了咧嘴,露出一个森然的微笑。

“很好,接下来,我希望你可以好好享受你生命的最后些许时光!”冰冷的话语中,一股充满着的无尽刺骨、狂暴的气息,陡然从风无忧的身上迸发出来,霎时间,方圆数百丈内的天地元气都被这股可怕的气息引爆,八方肆虐。

面对气势滔天的风无忧,封逆脸上的“笑容”依旧不曾散去,脚步也不曾移动半分,就这么平静无波站在原地,眼中,寒光闪烁。

“受死吧!”

气势凝聚到顶点,风无忧猛然一步跨出,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步,他就越过了百丈的空间,一只包裹着雄浑真气的右手宛如巨锤,朝着封逆重重砸下。

“呼――”

一拳砸下,犹如是流星天外飞来,又如是一座巨山骤然压顶,带起剧烈而凄厉的呼啸声。明明是一只小小的拳头,却硬是打出了惊天动地的威势,拳风肆虐间,整个擂台在他的一拳之下都隐隐晃动了起来,散发出种种呻吟之声。那种摧枯拉朽的威势足以直接轰爆一座小山。

“不外如是!”

嘴角划过一丝冷笑,封逆不紧不慢的举起手中长戟,直到风无忧这一拳激将临头之际,这才骤然右臂一震,紧握的玄光戟带着一道凄冷的黑光,闪电斩出……

银川市妇幼保健院
天河区妇幼保健院
长沙牛皮癣医院
山东知名白癜风医院
湖北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