综合

魔装 第九二八章 相助

2020-01-16 18:40:1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魔装 第九二八章 相助

“两位是刚刚从斗场里出来的么?大乱方起时,你们可在场中?”那老者换了个话题。

“在的。”苏唐道:“大乱爆发的很突然,我们两兄弟拼了性命,才算逃了出来。”

那老者一笑,眼神变得有些暧昧了,在苏唐和方以哲身上来回转动几次,随后又问道:“有没有看到什么古怪的人?”

“这一次是凌虚大君和万鹏大君对决,来的人太多了,我们没有注意。”苏唐道。

“那我们就不打扰了。”那老者说道:“如果以后想起什么,可以直接找我,我宗必有重谢。”

“好的。”苏唐应道。

那老者点了点头,随后带着几个随从向斗场的方向走去。

见那老者已经走远,苏唐低声道:“他好像不太相信我说的话。”

“谁让你搞得那么做作?”方以哲撇嘴道:“我还好说,灵力耗尽,在别人眼中肯定显得很狼狈,你在今夜不知道杀了多少,周身上下还有未褪的煞气,你以为能瞒得过他?”

“看他颇有善意,我也只是稍微试探一下罢了。”苏唐笑了笑。

“如果他就是要难为你呢?”方以哲道。

“我自有办法。”苏唐道,他毕竟是三太子狴犴的全权代表,问劫星君当时也嘱咐过,如果一切顺利,还好说,万一惹了麻烦,便直接把三太子狴犴的令牌亮出来。

除了有三太子狴犴做靠山之外,他还有灵炼门老祖这张底牌,尽管和灵炼门从无来往,可关键时候拿出来吓唬人还是没问题的,毕竟有魔装为证。

星域中的强者虽然如过江之鲫,数不胜数,但有些情理是相通的,譬如说,欺软怕硬是智慧生命的本性,并无贬意,有谁专门欺硬怕软,那就是有病了。

在斗场中大开杀戮的修行者有不少,就算欲窟下死命追查,也只会去找那些缺少根基、背景,只靠着一己之力在星域中闯荡的修行者,断然不会来难为他苏唐。

“你认得他们?看起来关系还算不错。”苏唐又道。

“呵呵……”方以哲笑了起来:“金子不管在哪里都是会放光的,方大管事已经数次邀请我加入欲窟了。”

“哦?”苏唐一愣,月石大君想加入欲窟,但需要资本上下打点运作,才有机会,而方以哲竟然得到了欲窟的主动邀请,让他有些吃惊:“为什么没有答应?”

“欲窟的实力很庞大,象这种宗门,进来容易,想离开就难了,所以我要多想想。”方以哲道。

这番话如果让月石大君听到,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想法,苏唐心中有些唏嘘,人比人,有时候真能气死人。

在这同时,拐过街角的老者停下脚步,仰头向远方看去。

“大人。”其中一个随从跨前一步,陪着小心说道:“那小子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,有必要给他金牌么?”

“一个好的想法可以活人无数,一个坏的想法也可以毁人无数,他那些话,确实让我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。”老者轻声道:“更何况,他是血屠星君的朋友啊。”

“血屠星君确实是一代人杰,进境奇快、思虑缜密,上一次如果不是他暗中提醒,大人都要吃上一个大亏,如果是要拉拢他,当然没问题,但……那小子不过是血屠星君的朋友啊。”那随从还是不解。

“你注意到他们的站姿和语态了么?”老者露出笑意。

“这个……好像没什么不妥之处。”那随从回想了一下,摇头道。

“血屠星君的秉性很强势,哪怕是和我聊天,也能保持着不卑不亢。”那老者叹道:“可在他们说话的时候,那天魔星君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很自然,而血屠星君在听完之后,总要停顿一下,因为他需要思考,如果他们之间分主从的话,那一定是以天魔星君为主的,血屠星君是从者。”

“哦……”那随从皱眉思索起来。

“这绝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的习惯。”那老者缓缓说道:“如果那小子是大君,实力远强过血屠星君,那还好说,可他们的实力应该在伯仲之间,相差不远,能让血屠星君本能的秉持着几分敬畏的,又岂是泛泛之辈?”

此刻,苏唐和方以哲掠起在半空,向月石大君的居所掠去,片刻后,苏唐当先落入月石大君的小院,感应到灵力波动,月石大君从屋中快步走出来,看到苏唐,他的脸笑得就象开了花一样,随后视线转向方以哲:“这位是……”

“我来介绍一下,这位是月石大君。”苏唐道,接着又指向方以哲:“这位是血屠星君。”

“小子见过大君。”方以哲施礼道。

“既然是天魔的朋友,就不要客套了。”月石大君心痒难平,他真的想和苏唐讨论一下今夜的感触,但有外人来了,他只能按住话头。

这时,姜虎权、白瞳星君、通梦星君等人也走了出来,看到苏唐,又惊又喜的叫道:“主君,您没事吧?”

“我没事。”苏唐视线一扫:“重谷星君呢?”

“他…”白瞳星君脸色一暗:“我们跑散了,这个时候还没回来,应该是凶多吉少了……”

苏唐沉默了,随后轻叹一声:“你们怎么样?”

“我们还好,只有轮回星君和滴翠星君受了点伤。”通梦星君接道。

“轮回星君,你跟我走一趟。”苏唐道,随后看向白瞳星君:“你们先留在这里,不要出外乱走动,等我的消息

“明白了。”白瞳星君点头道。

“大君,我有些事要去处理,少则半天,多则一天就会回来。”苏唐对月石大君说道。

“你尽管去吧。”月石大君说道:“大乱方安,你在外小心一些。”

“我知道的。”苏唐道,经过这一场战斗,他和月石大君之前的关系已是急速升温,算得上是朋友了,换成以前,月石大君才懒得嘱咐什么。

接着,苏唐等人离开了小院,由方以哲带头,向明珠之城的西南角掠去。

方以哲不知道苏唐为什么要带上那个老者,在飞掠间,不时回头观察着姜虎权。

“大家都是从人界出来的,打断骨头连着筋,你们也认识一下吧。”苏唐道:“他修行的是轮回真解,不用我再解释了吧?”

“原来是绿海姜公”方以哲大吃一惊:“久仰久仰。”

“你是……”姜虎权愣住了。

“姜老你是不会听说过他的。”苏唐道:“你走出星空的时候,他还只是魔蛊宗一个分社的社主。”

“我那时候已经有问鼎总社的资格了好不好?只是懒得和他们一般见识而已。”方以哲道。

“当真是后生可畏”姜虎权惊愕无比,在十几年前,一个区区魔蛊宗分社的社主,在他眼中不过是一只小蝼蚁,而现在,对方已经能与自己并驾齐驱,甚至在他之上,如此可怕的进境,不由他不动容。

这也是运道造成的,姜虎权走进星空之后,一步一个坎,屡遭磨难,而方以哲却遇到了贺兰空相,之后更是一路顺风顺水,境遇远比姜虎权幸运得多。

差不多过了半盏茶的时间,在前方引路的方以哲落入一间大宅之中,这间宅院的气象要比月石大君的居所大气得多,院中甚至有假山和池塘,有一个年轻人正在池塘边垂钓,感应到灵力波动,他抬起手头,用狐疑的目光看着苏唐和姜虎权。

“这是天魔星君,这是轮回星君,这位是我朋友,定海星君。”方以哲介绍道,随后压低了声音:“帮我盯着一下,我们有事情商议。”

那定海星君向苏唐和姜虎权点头示意,随后用无奈的口吻说道:“去吧,你放心,唉……怎么感觉我已经变成你的佣人了……”

“入门要趁早,过上百十年,或许不知道有多少人争着抢着做我的佣人呢。”方以哲一边向内走一边说道。

“滚吧你”那定海星君又气又笑。

三个人走进后院的书房,尚未落座,苏唐轻声道:“你的性格好像变得开朗多了。”

方以哲的身形顿了顿,叹道:“可能是因为年头太远,那些曾经怎么都放不下的,都快要被遗忘了吧。”

“这是好事。”苏唐道。

“好么……”方以哲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,随后坐在椅子上:“说正事吧,你来欲窟做什么?需要不需要我帮忙

“你怎么比我还要积极?”苏唐笑道。

“相识这么久,我太了解你了,和你打交道最好的办法是让你欠我人情,这样我才能安心。”方以哲道。

“你多心了,我和你可不是一类的。”苏唐道。

“差不多,陈言说过,如果你是一匹饿狼,那我就是一条毒蛇,反正都不是好东西。”方以哲笑道:“如果不是你欠我的,我在人界修行血诀时,你会视若不见?”

“那是你的选择,我怎么会于涉?”苏唐正色道。

“好了,不说这个,你到底要不要我帮忙?”方以哲道。

苏唐想了想,方以哲显得这般有底气,应该有相应的能力,不管怎么样,总归是要试一试的:“我想找到一个人。”

贵阳癫痫医院网上预约挂号
成都银屑病医院预约挂号
保定癫痫病医院哪好
广东治疗睾丸炎医院
厦门哪家医院治牛皮癣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