搏击

叶落林间 第37章 煞风景要有代价

2019-12-04 19:16:09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叶落林间 第37章 煞风景要有代价

“汪,你们在屋顶发什么愣呢?小爷我要饿死了,小子,有什么吃的吗?”

黑竹睡得很香,还做了很多美梦,大有一副要在梦里吃遍天下美食。可能它的梦太过美好,让苍天都嫉妒,所以派了一只仓鼠出动,来到黑猪面前,盯着黑猪看了许久。

黑猪昨晚睡的时候是睡在稻草垫中间,不过显然是睡觉不安稳的主,此刻整个狗头都趴在稻草垫边缘,猪鼻子都要顶到地上去了。

这仓鼠这么盯着黑猪,黑猪都毫无反应,显然已经被美梦给勾住魂了,倒是那狗嘴里的低垂出的不明液体,随着它的呼吸鼾声一上一下的。

仓鼠见黑猪根本没注意它,于是胆子又肥了几分,一般敢直面黑猪的猪鼻狗头的能是胆小鬼吗?

仓鼠又走进几分,都要贴到黑竹的猪鼻子了,这只仓鼠显然对这个猪鼻子很敢兴趣。伸出小爪,犹豫不决,最终还是大胆的摸了摸猪鼻子。

摸了两下就不摸了,可能感觉这猪鼻子也没什么特别了不起的。一个华丽的转身,将自己的屁股对着黑猪的鼻子。

伸起那细长无毛的鼠尾,在黑竹的两个猪鼻孔上左右摇摆。

睡梦中正在享用落凤鸡腿的黑竹,觉得鼻子忽然痒痒的,一点也闻不到落凤鸡的肉香,又很想打喷嚏。

梦里只是很想打喷嚏,梦外的黑猪嘴巴都已经微微张开一副要来一声想打就打的响雷。

那仓鼠回头一看到那森白的巨齿,寒毛都炸开了,刚才的熊心豹子胆哪还能看到踪影,慌不择路一溜烟磕磕碰碰的跑了。

跑到门口虚心的回头一看,那货又把嘴给闭上了,显然是在雷声大雨点小,碎了一口,也没心情回去,显然已经对黑竹失去兴趣,迈着轻快的步伐往祖堂方向溜达去了。

但是此刻梦里的黑竹却是香菇蓝瘦的,已经要送到嘴里的落凤鸡忽然不见了,跑哪去了,然后就拼命的追啊找啊,在梦里翻山越岭,都要走到世界尽头,最终累得趴下,伸出舌头,喘着粗气。

“哄,嗷呜,汪,饿死了,我的落凤鸡呢?”

黑竹从梦里饿醒了,口齿不清的自言自语。

微微睁开的眼睛还一脸茫然,不出三秒,它的肚子就咕噜噜的叫了起来,眼睛终于睁开,明白刚才只是个梦。

“槽

,饿死了,饿死了,什么鬼梦,只梦吃的,不让吃,还活活累死饿死在梦里。”

然后在灶房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什么吃的。

于是跑出灶房,要让落林给它搞点吃的。

一出灶房就看到对面屋顶,落林跟叶梦馨两人大眼瞪小眼呆呆的看着彼此的画面,两人都站着不动也不讲话,要不是偶有微风吹过,吹动他们的衣服头发,还以为那只是一幅无聊的画,额,对于黑猪来说可不是无聊,都快饿死了,哪还有心情等他们在那干瞪眼耗时间。

“汪,你们在屋顶发什么愣呢?小爷我要饿死了,小子,有什么吃的吗?”

黑竹可不懂什么叫打扰别人,更不懂什么叫煞风景,它只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很有可能会直接饿死,然后就张大狗嘴喷出刚才那段让他悲剧的话。

“真是无法可说。”落林也是哗了狗了,多好的气氛啊,活活被一条狗不狗猪不猪的畜牲给毁了,比吃了老鼠屎还难受,是很难受。

“哪里冒出来的狗东西,吃小爷一记回旋踢。”落林凝气三层的灵力爆发结合外穴小天转的炼体力道,一脚踹出一块屋瓦,飞去旋转的往黑竹方向急射而去。

“嘭”一个黑影应声而倒,晕死过去,这一击堪称落林这几年实力的全面爆发,可见其心中的不平静。

“饿了就继续睡一会,煞风景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事罢,转头对叶梦馨嘿嘿一笑。

叶梦馨好笑的看着落林,经此一闹,反正要回到刚才的气氛已经不可能了,她也看出落林刚才那一爆发的实力惊人,估计黑竹这一次真的是吃苦头了,一方面为落林增长的实力惊讶,另一方面又觉得落林这一下有点过分了,万一把黑竹给打嗝屁了怎么办?嗔怪的瞪了落林一眼。

“下手也没个轻重。”

说完,自顾自的从屋顶跳下,去查看下晕死过去的黑竹。

只见此刻的黑竹,瘫软在地,毫无动静,大脑袋上长了个大包,仿佛还冒着青烟。

“放心吧,这几年它的肉身越发变态了,我发现以我的修炼速度,隐隐快要打不动它了。这双重凶兽的血脉,看来并没有彼此冲突削弱,反而让其更加强大,把它列入凶兽行列,一点也不为过。”

落林也跳下来,来到叶梦馨的身边,斜眼看了一眼跪趴在地的黑竹说道。

叶梦馨看了一下,好像也没什么较大问题,就是这黑竹可能真的是饿慌了,忽然受了落林这爆发的一击,也来不及躲,也没防护,直接砸在脑门上,造成短暂昏厥吧。

落林可不管那么多,跑去井边打了桶水,洗刷了一下,又提着剩下的半桶水,往黑竹身上泼了去。

“汪,好痛,痛死狗爷了。”

黑竹被凉水这么一泼,一哆嗦,也醒了过来,脑门子隐隐阵痛,一个猛然站起,险些又痛晕过去。

“吼,卧槽,小子,你有病啊,狗爷只是问了句有没吃的,你什么毛病啊,我跟你有仇啊。”

黑竹边说边伸出大舌头,用它的狗掌软肉沾了点唾液,往脑门大包轻轻的抹着,刚碰到大包又相似触电似的痛得呲牙咧嘴。

“你说对了,这个仇可大了。我下手算是轻的,要不是馨儿在这,我给馨儿面子,今天你可能就要一整天享受着痛晕再饿醒,又痛晕的大餐了。”

黑竹听着落林轻描淡写的话语,摸着让自己险死还生的脑门大包,想象着落林描述的画面,不经缩了缩头,心里着实委屈,特么,又怎么惹了这煞神。

“行了,不就被砸一下吗?就你这肉身,没一会就好了,既然醒了,刚好我也有点饿了,去猎些野味糊口吧。”

落林牵着对落林翻着白眼无语的叶梦馨,向叶落林走去。

“咕噜噜”黑竹这时候肚子也很不服的抗议起来了,大有要盖过黑竹脑门的疼痛,在心里问候落林,连骂三句脏话,又如往常一样屁颠屁颠跟着去了。

林子里传来叶梦馨的声音:“对了,落林哥哥,今天是大比抽签的日子,我本来是要来提醒你的,下午记得要去抽签。”

“嗯嗯,我知道了,先吃,等下一起过去。”

济南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
乌鲁木齐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
陕西省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
分享到: